杀他之命,几乎没有重新审视自己的时间

图片 7
文学史

古代中国有一个很盛大的节日,现在很少有人去过,那就是“玄元节”,也叫“真元节”,又名“降圣节。”

图片 1

图片 2

这一天定在农历二月十五,是太上老君的生日。

资料图

当今社会,人们急速向城市集中,都市街头行色匆匆,而田间地头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人群却大幅度减少。现代社会步入了高效、高物质、高速度的生活,几十年的时间变化可谓翻天覆地!

图片 3

今日诸位发心来归依三宝,老衲甚为欣慰。诸位远道过江来此,无非希望得些益处,但若想得益,自须有相当行持,如徒挂空名,无有是处。

更严重的是,各种追求、理想时时刻刻牵引着人们的神经,几乎没有重新审视自己的时间,也几乎没有重新调整自己行走方向的时间,因此,在错误的道路上一直在走,蓦然回首却已荒废数十年!

青城山建福宫太上老君圣诞

诸位须知现既归依,即为佛子,譬如投生帝王之家,即是帝王子孙,但能敦品励行,不被摈逐,则凤阁鸾台,有分受用。自今以后,须照佛们遗教修持,要晓得世间万事如幻,人之一生,所作所为,实同蜂之酿蜜,蚕之作茧。吾人自一念之动,投入胞胎,既生以后,渐知分别人我,起贪嗔痴念,成年以后,渐与社会接触,凡所图谋,大都为一己谋利乐,为眷属积资财。终日孳孳,一生忙碌,到了结果,一息不来,却与自己丝毫无关,与蜂之酿蜜何殊!而一生所作所为,造了许多业障,其所结之恶果,则挥之不去,又与蚕之自缚何异!到了最后镬汤炉炭,自堕三途。

《华严经》云:

现在提到这个节日的人不多了,主要集中在信仰道教的人群中。

所以大家要细想,要照佛言教,宜吃长素,否则暂先吃花素,尤不可为自己杀生。杀他之命,以益自己之命,于心何忍!试观杀鸡捉杀之时,彼必飞逃喔叫,只因我强彼弱,无力抵抗,含冤忍受,积怨于心,报复于后。以较现在武力强大之国,用其凶器,毁灭弱小民族,其理正同。

诸法无自性,

全国各地的道教场所,每一年的二月十五都会举行隆重的祝寿活动。其中以蜀中青羊宫、青城山、老君山等处最为盛大,称为“老君会”。

诸位既属佛子,凡悖理之事,不可妄作。佛法本来没甚稀奇,但能循心顺理,思过半矣!

一切无能知,

成都青羊宫,是太上降蜀会文始真人的所在。老君会期间,宫观通宵开放,供信士朝拜,已经持续了一千多年。不过从现代人的眼中看过去,“太上老君”往往被“具象化”。

许多人见我年纪虚长几旬,见面时每有探讨神通之情绪,以为世外人能知过去未来,每问战事何日结束,世界何日太平。其实神通一层,不但天魔外道有之,即在鬼畜俱有五通,此是性中本具,不必注意。我们学佛人,当明心见性,解脱生死,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从浅言之,即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不但不可损人利己,更宜损己利人,果能切实去做,由戒生定,由定生慧,一切自知自见,自不枉今日归依也!

若能如是解,

有不少人觉得那就是个会炼丹的神仙,还有人觉得太上老君就是老子。这些认识不能说是错的,但是不全面,或者更严谨地讲,就是本末倒置。

人生在世,无论士农工商,欲求不虚生浪死,作一有为人物,首要立志高尚。盖志高则趋向上,人格自高;志卑则趋向下,人格自卑。且死后神识升沉,亦由斯而判。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吾人立志,可不慎欤!

是则无所解。

因为太上老君的“形象”,远比这“大”得多。

旷观古往今来之人物,至高至上,无如佛者。佛为大觉王,圣中圣。首倡平等无我之旨,以解救一切众生痛苦为务,万德周圆,九界尊仰。然则立志,舍学佛,其谁与归?况众生皆有佛性,本与佛同,立志学佛,终当成佛。倘若不负己灵,必以佛为趋向。故归依佛为吾人第一当决定之志愿。但今末法,佛已过去,传佛心者唯法,奉佛传法者唯僧,故并称三宝。立志学佛,故必奉法奉僧,此三归依所由设。归者一心向往,依者顷刻不离,向往不离则我心即佛心,凡身即圣身,更何善不兴,何恶不去?增善灭恶,自然灾消福至。故知欲求世界和平,人人当以三归为本也。

1、没有永恒不变的真理和事物

图片 4

然三归属立志,有志当有行,行以念佛为最简便,而以持戒为根基。若口念弥陀,身行恶行,或心中散乱者,亦属徒然。故初步学佛,当受持五戒。进一步当受持菩萨戒。五戒者:戒杀、戒盗、戒邪淫、戒妄语、戒饮酒。其义即儒家之五常。特以五常乃空洞名词,故于其中各择一简要事实,以为下手。仁以戒杀为始,义以戒盗为始,礼以戒邪淫为始,信以戒妄语为始,智以戒饮酒为始,根本既固,自可日进有功矣。菩萨者,精进求佛道,慈悲救众生,谓之菩萨。行持以四弘誓愿为目标,事事以损己利人为趋向,虽粉骨碎身,不退不悔。若一念生二乘心,或作损人利己念者,即为破戒。菩萨戒首重戒心,受持者不可不慎也。

“诸法无自性”就是说一切事物的现象都不是永远不变的。任何事物的现象都因时间、空间的变化而变化。包括精神现象、物质现象都是如此。

青羊宫太上老君圣诞

素材来源:禅修入门

因此,没有永恒不变的真理和事物。

时代发展到今天,世界越来越小。但我们讲中国文化的时候,还是能或隐或显地感觉到一种独立性。

编辑:漫抒题目为编者加

2、苦追的财富并非自己所有

中国文化很欣然地加入了世界文化的交流,却没有被混合。即便当代中国人的衣食住行所依赖的先进技术大半源自于国外,但其生活方式仍然十分地“中国”。这其实是十分值得去关注的一件事。

此段摘自:《禅修入门》 修学篇——佛法基础

自己苦苦追求到的财富,并非永恒占有,永远属于自己。

金岳霖先生就曾经在《论道》里说:“‘道’不必太直,不必太窄,它的界限不必十分分明;在它那里徘徊徘徊,还是可以怡然自得。”并将之与“逻各斯”和“如如”区分开来。

《杂譬喻经》:财是五家之分。盗贼水火县官恶子。五家忽至。一旦便尽。

这也很巧妙了描绘了中国人对于生活与日常的整体态度与自身状态。如果说到“道”,就必然绕不开道教。

“家中有财宝,五家之所共”,与此相通。所谓“五家”,即大水、大火、盗贼、贪官污吏及不肖儿女。即使拥有再多财物,遇到一场大火,可以将你家当焚烧成灰;遇到大水,财产也会流失净尽;盗贼、贪官污吏之流,也来抢走财产;子女不肖,骄奢淫逸,则将家财挥霍荡尽。一个人无法主宰自己的财物,因为财物为“五家”所共有。

如果以一种宗教来标记一种文化,那么道教就是标记中国文化的唯一选择。而若以一位神明来代表一个宗教,那么太上老君也就必然是代表道教的不二选择。

《法华义疏》:“世间之财,五家共有,不名己利。出世之宝,但属行人,故名己利。”只有出世学佛,证悟佛性,才拥有真正的财富。

所以,如果用一个神圣形象来代表中国及其所代表的文明的话,这个神圣形象非太上老君莫属。

3、事业的追求其实是烦恼的来源

图片 5

整天忙忙碌碌,辛苦拼搏奋斗,追求自我的事业、成就。这些自我奋斗的事业需要我们重新审视一下,是否属于占有、迷恋,一旦得到是否会有更大的担心?

太上老君圣诞法会掠影

其实,许多人为了事业、成就只是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或者短时间似有似无、似是而非、似有实无的事务而奔忙。不明了“诸法无自性”,时过境迁,连自己的追求目标也已经消亡,自己的辛苦也等于竹篮打水!

这其实不奇怪,因为无论作为中国人的我们持何种信仰,敬哪个神仙,在最初接受教育的时候,离不开“道德”二字。

4、清心寄语

庄子说:“礼仪法度者,应时而变者也”。其后历史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点,但唯独“道德”这个根基不变。

多余的东西要善于松手。

中国人的道德,是先民所共同积淀下的,亦是老子所阐发的。前文所述,当代人往往将太上老君与老子的关系,做了一个本末倒置般的混淆。

一切事物都不是永恒的。

我们可以说老子是太上老君,但不能简单地就划等号说太上老君是老子。因为作为历史人物和《道德经》直接撰写者的老子,只是太上老君诸多化身中的一个。

抓住的东西时间太久会变化、变成无用的、抓住的东西数量太多会累人、变成累赘的、无用的,变成烦恼的来源。因此,该松手时就松手。

就好比我们可以说:“我是中国人”,但不能说“中国人是我”,道理是一样的。在《太清宝诰》里我们可以看到:“为皇者师,帝者师,王者师,假名易号。”

多余的追求要善于放弃

这样的经文,事实上就是对于太上老君“存在”的表述。除了老子之外,神农时的太成子,轩辕时的广成子,帝尧时的务成子,

现代社会资讯极其丰富,想要的东西扑面而来,都抓住了会令人头晕目眩,需要的、有用的其实非常少,因此要善于放弃无用的、多余的,该放弃时就放弃。

秦汉时的河上公等等,都是老子的化身。这其中的关系,在道教之外并不太为人所知。

多余的脚步要善于歇脚

而太上老君这样“做”的“目的”是:“立天之道,地之道,人之道,隐圣显凡。”用闵智亭道长的话来讲,就是:“天之道,即天道。

一切事物都不是永恒的。

指宇宙万物化生之本源。地之道,指自然界的一切规律。人之道,指人类社会的道德规范。”所以作为中国人世代立身之本的“道德”,是与宇宙的本源,自然的规律紧密联结,息息相关的。

快节奏的追求目标,这个目标随时会变得不值得追求,再继续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因此,要善于歇脚来调整自己的方向,该歇脚时就歇脚。

故而经万世而不易,历变革而独秀,随和而不从众,还是保存着独特的样子。

图片 6

贡天科仪掠影

无论是天之道,地之道,还是人之道,最终的指向都会是“道”,而道与太上老君,才是真正的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亦即:“老子者道也,散形为气,聚形为太上老君”。

这就如同我们所知的有天地大道,也有日常的道理,道可以合起来说,也可以分开来说。

太上老君从来不是哪一个具体的神或人,也不会有具体的“职能”或“工作”。因为老君即道,道即老君。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个思想上、伦理上、行为上和观念上的中国人,亦即每一个认同和接纳中国文化的人,都是在寻找自己的“道”,也都是在追寻自己内心深处摸索和实践着太上老君的道与教。

兹如金岳霖先生说:“中国思想中最崇高的概念似乎是道。所谓行道,修道,得道,都是以道为最终的目标。

思想与情感两方面最基本的原动力似乎也是道。……无极是道,太极是道,无极而太极也是道;宇宙是道,天地日月山水土木也莫不是道。”

而这个过程中,没有强硬的灌输,只是化作每个人的人生履历,一如《道德经》所描述的:“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

图片 7

建福宫道观

所以,在诸多文明,诸多思想,诸多宗教与信仰都在努力审视和发展自己的当代意义,积极“与时俱进”的时候。

我们反而不需要去刻意“发掘”太上老君对于现代社会的价值。因为这个价值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以后也不会消失。“随方设教,历劫度人。”

这八个字已经充分阐明了太上老君信仰和道思想在空间与时间上的广博。若以地球上每个人分别言之,各有其生存的道理,道无可限量,是“散形为气”。

但若以“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的大视角来说,从人类的彼此关联来说,道又是“一”,是“聚形为太上老君”。人们往往也只“看”到了聚形的“一”,却用生命与生活实践着“多”。

也正是这种割裂让人们很难去理解到道与太上老君真正的意义,也很难去理解“随方设教”的真正内涵,而只执着于一个信仰的神位。这就是舍本逐末的行为。

包括刻意去挖掘一些“新内涵”,最后看来也不过如此。时人眼中所谓的新与旧,在“历劫度人”的道的度量下,无非沧海一粟而已。

故而,在思想激烈交锋,“新”事物层出不穷的当下。我们去凝视太上老君信仰,也是去凝视道的本然意义。会发现有些“东西”早已“存在”,甚至无始无终。

从小处说可以使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从大处讲至大无外。

这才是太上老君超越信仰,超越地域,超越时间的意义。太上立教从无边际,因为道的世界没有藩篱。

声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