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女主们丰富多彩的性格色彩,他们二位主要学习的方向是楷书

图片 3
励志成功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近代温州书画界传承有序,曾被认为有一种“家族现象”,包括马氏家族中的马孟容、马公愚、马辅、马亦钊,瑞安孙家的朴学宗师孙诒让、书法家孙诒泽,方氏家族的方介堪、方节庵、方去疾等,对当代篆刻界和书法界都有较大影响。

一部《红楼梦》,讲述的远不止四大家族的兴衰史这样简单,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

先不论田氏楷书怎么样,但就标题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每一个人的主攻方向不一样吧,他们二位主要学习的方向是楷书,写其它书体的机会就自然会少一点。

12月18日下午,“传承·
接力——何元龙、张索、吴聘真三人书法展”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开幕。展览共展出了温州书法家何元龙、张索、吴聘真近百幅书法篆刻作品,既展示了追求传统,师古不泥,清正典雅的书风,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温州文脉在书法中的影响。

建筑师惊叹大观园的构造,美食家歆羡家眷们的一年四季一日三餐;

而且他们的时候发也已经形成比较稳定的书写习惯,这种习惯是很难去打破的,练习楷书对于行书和草书是有一定的帮助的,但是长时间的练习楷书,行书就很难写好。

温州书法家林剑丹书“传承接力”

药剂师更是想要好好研究一番红楼女儿们吃的药丸;

因为楷书和行书是两种书体,他们在笔势上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楷书追求平整,行书、草书追求变化、错落,楷书节奏比较慢,行草书的节奏比较快,唐代的楷书更注重结构,而行草书更注重气韵。一个普通人是很难同时驾驭这样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的。

走进位于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三楼的展厅,温州书法家林剑丹所书“传承接力”四字显出笔力,与之相对的是何元龙、张索、吴聘真在温州名胜墨池的合影,墨池的典故据传源于王羲之,相传王羲之曾任永嘉太守,而在正史记载中,谢灵运也担任过永嘉太守,并在任职期间开创了“山水诗派”,可见温州历史悠久,文脉鼎盛,受此沃土滋养的温州书法底蕴深厚,名家前辈代不乏人。

美学家更不用多说,单是考究女孩儿们日常服饰配色,就够着迷好一阵子了。

所以,我们看即使是历史上的书法大师也都主要擅长一种书体,最多也就两种,当然,书圣王羲之是一个例外了,书法家是很难五种书体都擅长的。

何元龙、张索、吴聘真在温州名胜墨池的合影

其实,这些都是后话,《红楼梦》中真正最让人痴迷的,是女主们丰富多彩的性格色彩。

但是,作为书法的学习,我们还是五种书体都要学习的,每一种书体都要会写,最好能够打通五种书体的技法,这样才能真正的学懂书法。

南宋时期温州诞生了以薛季宣、陈傅良、叶适为代表永嘉学派,与当时朱熹的“理学”、陆九渊“心学”齐名。到了自晚清民国以来的近百年中,温州书法人才辈出,出现了池志徵、叶墨卿、孙诒泽、谢磊明、王荣年、刘景晨、马公愚、方介堪、夏承焘、吴鹭山、方去疾等一批在书法界具有较高影响力的温州书法篆刻家。

而不同的性格色彩,对应着不同的气场。

这二者其实并不矛盾,五种书体都会和只精通一种书体之间并不矛盾,就像我们读书,有精读、泛读、浏览式读书,而有一些名家名句还要背诵,目的就是学懂文学、学会作文。

墨香池 张索 刻

我们今天一起来看看几位比较有鲜明的个人特色或者说地位的大女主,一起来看看她们的气场都是什么颜色。

书法也一样,有的需要精临、有的需要背临,有的临上几遍就可以了,有的则只需要看看就行。总之都是为了最后的创作服务的。

由家族到书协的传承

01

缘何温州文脉传承有序,在过去曾被认为是一种“家族现象”。温州一些具有深厚文化积淀的书香世家,其中马氏家族是温州名门,民国以来,马孟容、马公愚、马辅、马亦钊等皆以书法篆刻著称。而瑞安孙家诞生了被章太炎盛赞为“三百年绝等双”的朴学宗师孙诒让。孙诒让的堂弟孙诒泽,精通篆隶草楷,卓然一家。孙诒让的儿子孙延钊亦是有名的学者;方家则以弘扬、发展印学为己任。方介堪、方节庵、方去疾成为西泠印社史上十分引人注目的“方氏三兄弟现象”,方介堪和方去疾更是二十世纪中国印坛的领军人物,他们不仅开启温州现当代印风之源流,更是影响了篆刻界和书法界。

贾母

展览现场

黑色“boss”气场

20世纪30年代,张红薇、马孟容、马公愚、方介堪、郑曼青等一批温籍人士在上海很有影响,是海派后期文化的重要力量,人称“永嘉画派”,这为日后温州书法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说笑一会,贾母因见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温州重要的书法家有王荣年、谢磊明、刘景晨、方介堪、曾耕西等,继起还有王荫槐、蔡心谷、陈铁生、高兆明、萧耘春等,他们是当时温州书坛的领路人,培养了一大批后辈书法人才。70年代后,林剑丹、马亦钊、胡天羽、胡中原、何元龙、张如元等走上温州书坛,成为日后的精英。1973年、1975年,杭州举办工农书法展,温州新一代的书法家在这几次展览中脱颖而出,特别是林剑丹、王荫槐等人为陆维钊、沙孟海等先生大加赞赏。

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

而后,温州市书法家协会于1985年成立,作为温州书画文脉的传承,逐渐构建起一支涵盖老中青三代,实力较强的书法队伍。其中林剑丹任前三届书协主席,此次参展的三位书法家何云龙、张索、吴聘真均与温州书画文脉传承关联。其中何元龙在20世纪60年代师从方介堪学习书法、篆刻;现为华东师大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系副主任的张索,从小师从林剑丹,也曾得方介堪亲炙;吴聘真亦是擅长诸体,兼及篆刻。他们还先后担任温州市书协第四届到现任主席,他们是温州书协的组织者和传承者,也是“温州书风”和“温州书法现象”的实践者。

我记得咱们先有四五样颜色糊窗的纱呢,明儿给他把这窗上的换了。”

展览现场 观众在观摩张索所刻印章

贾母

据张索介绍,温州给人的印象是经济发达,其实书画也还保留着古风,有一批老前辈非常强调传统,张索就是成长于这样的环境,他14岁师从林剑丹学习书法,方介堪也对他的篆刻有过指导和教诲。“我曾问方老如何刻印,他指了一条路和我说应该看汉印,所以在我的篆刻作品中也一直在追求汉印的格调。”
张索说,“另外我觉得书法是艺术,但首先是文化。书法中蕴藏着中国传统的精神,我在华师大带研究生,特别强调如何将文化在专业上落地。”

这是《红楼梦》第四十回,贾母带着刘姥姥游大观园,贾母看到黛玉住的潇湘馆的纱窗旧了说的一席话。

张索所书“自撰书稿”

细下想来,不过是纱窗而已,可是简单三两句话,贾母却针对它的保持时长、环境配色、可替代方案、替换截止日期,做了精准的陈述和安排。

展览中的张索作品,不仅有篆刻以及对前人书法和文学作品的再次诠释,其中一组“自撰书稿”引起了记者的关注,所谓“自撰书稿”顾名思义其文字也出自张索之手,他将自己生活中的些许体悟付诸笔下,其中亦有些许修改和涂抹,反显出其书写中的一气呵成,在这些书稿中亦有提及与先生林剑丹等同游温州名胜的所见所感。而除了“诗书”外,“画印”也在其上有所表现,书稿所用宣纸上绘有的兰花底纹均出自张索,落款处的篆刻亦是。而细看作品的落款,多见“东瓯张索”,熟悉历史的人知道东瓯的名字来自西汉,甚至更早。由此一细节可见其对传统的推崇和研习。

通读《红楼梦》就能知道,贾母才不只是贾府最高权力的象征,她真真称得上是女孩儿们的精神领袖和高品位、高审美的灵魂导师。

何元龙 行书谢灵运登江中孤屿 270×53cm

地位与实力兼具的贾母,就连风风火火的泼皮破落户儿“辣子”也敬她、惧她、服她。

此外,参展书法家何元龙是1980年代温州书法热的积极组织者、联络者,曾到浙江美术学院书法专业大专班,是温州早期到学院深造的一批书家之一。作为林剑丹之后温州书协的主席,他也通过展览、培训、讲座等多种途径推广弘扬书法,发现并培养年轻好苗,为温州书法打下了扎实的社会基础。

贾母身上所呈现出来的,是“千帆过尽”后的黑色“boss”气场。

吴聘真 草书杜甫秋兴三首 280×255cm

她即便是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讲,吵闹的孩儿们也是规规矩矩的。

另外一位参展书法家吴聘真,是温州书协现任主席,1979年获全国首届书法比赛三等奖。他展览中的作品亦呈现出书法的多样性且擅长诸体,其楷书取法隋唐,于颜体尤勤,从中生发。行书上溯魏晋,下逮近代诸家,融会贯通,自成一体。草书则上追二王,下及明清,亦有面目。篆刻从秦汉入,兼取西泠诸家,沉着中见豪迈。作品颇受同行好评。在担任书协主席以来,为温州书法的可持续发展起到了领头作用。

但是她又不总是像贾府的大家长那样令人生畏,永远是“闯祸精”贾宝玉的救命灵药。

展览现场 张索书法作品

02

温州书协倡导学艺兼修,诗书并重,书法艺术应该回归传统的文人书法,近年来在各项书法赛事中多有斩获,且为推动温州新生代书家的茁壮成长,温州书协也开展了大量幕后工作,积极、推荐培养青年书家,鼓励支持青年书家到高校深造,帮助青年学子考入心仪的书法院校,还为青年书家、搭建“走出去”交流的平台等。

王熙凤

温州与上海和长三角的文化教育交流

红色“C位”气场

自从晚清开埠以来,温州和上海的联系非常密切,晚清民国以来马公愚、方介堪、方去疾、刘旦宅在上海影响颇大,是海派文化的重要人物。林曦明、王维新等当代名家与上海有着极其深厚的渊源。上海和温州的很多书画界同仁具有多重师生、亲缘关系,这也是联系两个城市的重要纽带。

“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

上海书法家刘小晴也提到了温州传统功力扎实,丁申阳提到了温州和上海书法在21世纪的多次交流。2015年马公愚书法也在上海展出,除了上海外,浙江美术馆举办了“马孟容马公愚昆仲书画展、林剑丹篆刻展。

这是黛玉进贾府之初,彼时风光无限的王熙凤对林妹妹讲的一部分话。

张索多年前到上海华师大任教后,同样把温州书风重传统重经典的传承带到上海,但在教育方式上从原本的私塾式教育,变化为学院式的教育。但在如今传统文化的语境发生变化的当下,如何在白话文、有句读、简化字语境下书写?在张索来看其中核心的是文化学养,故在上海华师大的教学中他非常强调对传统文化的学习,开设碑帖导读、诗词题跋等课程,特别强调日常书写、用毛笔写日记。这些教育方式在中国还比较少见,同时他强调了“持敬养正、师古鉴今”并借鉴当年陆维钊先生培养中国美院研究生的理念为主要底本,来考虑书法专业与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国文化精神之间的关系。对于书法文化性的坚守与发扬成为他们最终设定的旨归。

大家都知道,我国是个崇尚礼仪的国度,尤其是古代,像上面番话,只有主人家才敢讲出口。

展览现场 华师大书法专业研究生所书书法日课

万万没想到,这么偌大的一个贾府,实际掌权的,却是王熙凤。

作为以“传承·接力”为主题的展览,此次三人书法展既是体现温州书法团体传承接力的艺术盛会,也是温州文化融入长三角的一次实际行动,加深上海和温州两地新时代的书法交流。据悉,这一展览由中共温州市委宣传部、温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和温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上海市书法家协会、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作学术支持单位,温州美术馆、温州市书法家协会承办。展览持续至12月28日。

王熙凤

论娘家辈分,风辣子喊宝玉的母亲,也就是贾政之正室王夫人一声姑妈;

而她又嫁给嫁给贾赦之子贾琏,贾琏的父亲袭了官位,不问俗事,尽想着讨小老婆。

贾琏原本是帮贾政料理家务的,凤姐嫁过来,本来就是王夫人的内侄女,再加上从小当男子教养,她那与众不同的秉性,深讨贾母喜爱。

身份地位高,业务能力优秀,管理能力又强,上能取得上级信任,下能把府上打理得井井有条,做起事来天不怕地不怕,她不管家,谁管家?

王熙凤身上散发的,是完完全全的红色“C位”气场。

所以,黛玉刚进贾府之日,原本就迟到了的凤姐儿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一出场就见她打扮得“花枝招展”,那气势简直盖过在场所有的人,也难怪黛玉小心翼翼,“不敢多走一步路,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人耻笑了去。”

03

林黛玉

蓝色“知性”气场

“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许认得几个字”。

这是宝、黛二人初次见面,宝玉问黛玉,可曾读过书时,黛玉的回答。如果单凭这句话,就断定黛玉“没文化”,那实在是太“没文化”了。

《红楼梦》讲到香菱学诗的场景:

香菱死乞白赖要跟黛玉拜师学艺,成为会写诗的人。

黛玉则答道:

“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

当香菱说自己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觉得有趣。陆放翁,也就是陆游。

林黛玉

而黛玉马上纠正她,并给到专业意见和建议:

“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

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

翻译成大白话来讲,就是我们平常说的: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气场哪里来》:19位中国古代女性的故事,细致有趣地讲解了不同气场的修炼经历和结果。

而王摩诘更不用说,大名王维,字摩诘,号摩诘居士,唐朝著名诗人、画家,存诗400余首。比如,他的代表作之一:

《相思》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只要是学过古诗词的人,一定都背过。

而黛玉小小年纪,早就对这些熟稔于心,再从她在大观园组建的诗社里帮助宝玉秒过写诗创作难关等等。

随处可感她蓝色的”知性“的气场。

另外,在宝玉的众多姐姐妹妹里,

薛宝钗属于白色“好人缘”气场;

贴身大丫鬟袭人则是紫色“优雅”气场;

可爱俏皮的史湘云,那就是黄色“第一印象”气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