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一点说,这幅普贤菩萨像是

文学史

现在有所谓佛法、佛教、佛学、与学佛,四者之范围虽差不许多,可是其中多少是有些不同的。

世界顶级三大博物馆普贤菩萨像

很多人在命终的时候都想把今生拥有的一切带到后世去享受,于是,帝王将相便用财宝、随从、宫女等等来陪葬,但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完完全全只是一个妄想,正所谓“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然而,正是这句话,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让我们的的确确可把财富带到后世去享用……

何谓佛法?曰佛者具足云佛陀耶,译云觉道。

瞻礼获福!

问: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请问一位富翁能不能带他的全部财产回去?末学有问过很多人,他们说不能带回去,但是末学觉得能带回去,又能带回来。

觉有自觉、觉他、觉满,亦曰知觉、觉悟。在佛的方面来说,是有觉而又有道;在迷沦的众生方面来说,则是有觉而无道,觉非其道,则为妄觉、错觉。

唐代 8世纪末—9世纪初

答:你的“觉得”也有一定道理,他是可以带回去。但是他怎么带回去呢?在生前把他所有的财富全都布施掉,他就能够带回去。如果他不能布施,他是带不回去的,他就是一生忙忙碌碌“为他人做嫁衣裳”——去提供别人用。

佛字再往浅近一点说,就是明白,人谁没有觉性?没有明白?成佛就是成自己本有的觉性,明白本有的明白。

绢本设色 高57.0厘米 宽18.5厘米

自己能带什么?带他在这个世间争取财富的业力——唯有业随身。所以真正一个富翁有智慧的话,他赶紧要布施,就好像这间屋子已经燃起了大火,他赶紧要把屋子里面财产运出来,运到安全的地方。虽然他的屋子被烧了,但他运出的这个财富还能够重新建房子,还能够重新享用。布施跟这个道理一样,趁着这个无常的大火还没有让你死亡之前,赶紧去布施。这个布施就等于把这个财产从烧起的屋子里面搬到空旷的地方,等到烧完了,你下一辈子能够用——你搬到空旷的地方重新盖房子,还是你的东西。明白这个道理吧?

“法”者,梵语达摩耶,此云法,法以“轨生物解,任持自性”为义。有色法、心法、心所法、相应法、不相应法、无为法。世间形形色色,般般样样,可思可议的,不可思不可议的,无一不是法。明白一点说,就是法则、样子。

斯坦因绘画131.Ch.xlvi.006

所以大家一定要行布施。佛为什么不断地讲要布施布施布施?就是要把我们贪吝的心,把它对治下去。这个西方人他都——有个西方政治家都说:“如果一个富人临死的时候,还留下很多的财富,这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赶紧布施!

把佛法两个字联在一起,简单来说,佛法就是很明白的一种方法,用这种方法可以度人出苦海,到彼岸。可是众生不往明白里去做,整天糊里糊涂,所以永为众生,永远不能出苦。

这幅普贤菩萨像是敦煌绘画中最精美的作品之一。距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年了,尽管尺幅很小,本应把它归入本卷后的幡画组里,之所以刊载于此,是因为它具备一些早期的大型作品的共同特征,相当于8世纪末至9世纪初的作品

何谓佛教?曰佛如上释。

普贤菩萨悠闲地乘坐在他的坐骑六牙白象上,两手结着与愿印。菩萨面向正前方,而大象身向右方,头向左盼。大象的一只前足从盛开的白莲上抬起,其余则各自牢牢地踏在鲜红的莲花上。这样,尽管构图是静止的,但此绘画中随处可见表现动感的暗示或愿望,这使纵长狭窄的画面结构具有空间感。

教者、圣人被下之言,就是根据佛法适合着众生根器,而分出来的部类体系,如华严部,度一类大机;阿含部,度一类小机等。因众生根器不同,故教有显教、密教、大乘教、小乘教、人天教、不定教,乃至三藏十二分教。这是在体上来说。

我们看一下其它细节,也可以发现画家在构图中为增加生活气息所采用的精妙手法。例如,普贤菩萨的面部文静,面部边缘的黑发结成小串妆到鬓角处,形成浅凹,使人感觉下边的脸颊鼓了出来。另外,红色的唇以薄墨做轮廓线,闭着的唇界线拉着很长的浓墨,线两头稍呈圆形往上轻轻翘起,以示微笑。唇两端的柔和的圆线,到9世纪末以后,逐渐被省略。两肩以及为了突出深度而略显短的手腕背后,黑发呈蕨爪状垂下。细长的白色装饰带从颈部垂到膝间,随着身体和衣着的曲线弯曲,没有陷于后来所见的诸像天衣那样左右对称的死板模式。

如果在用上来说,教就是教导、教化。怎样教导?怎样教化?就是根据佛说的各种教法,用一种很明白的方法,先导人以舍邪归正;后化人以背尘合觉。一人觉,则一人明白;多人觉,则多人明白。

现在虽然有所褪色,但从目前保留的情况可以推测当初它是一件非常华丽的作品。普贤乘坐的莲花座花瓣原来是用青色赋彩的,菩萨的外衣采用偏紫的红色来渲染,与内衣明亮的红色形成强烈对比。大象是白色上加粉红的肤色,使其显得温和,极有肉感。大象带着黄边的黑褐色的华丽皮制挽具。此绘画原与其它幡画一样,周围曾有边框,现仅两边残存有黑褐色边框以及底边的一根菱形带。

何谓佛学?佛学就是佛的学问;也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学理。

(文字来源:大英博物馆)

人们研究佛学,就是把佛所说的法相和言教融和在一起,作一种学术性有系统的研究,拿佛法当一种学问看待。现在无论出家在家,以这类人为最多。因他能博览群经,多学强记,东征西引,写出来很多东西,称之为佛学家,或佛教学者。

13世纪 镰仓时代 挂轴

当然,在修行方面来说,为了恐怕盲修瞎练,先研究经教,这是应该的;可是按佛学的真宗旨来说,如果只顾学,在行持上一条戒也不持,一点心地的观“念”工夫没有,一点惭愧心没有,整天花天酒地的,这样纵让你把三藏十二部都熟读背诵过来,也不过等于个活藏经楼,一点用处都没有。

绢本着色、镶金线

何谓学佛?学佛就是由解起行,就是把所学来的佛法、佛教和研究的佛学的理论,来躬亲实践,付诸实行;由于实行,才能证诸理论之谬误与否。

规格:112.0 x 55.0 cm

所谓由闻而思,由思而修,行起解绝。比如佛在因地时,曾三祗修福慧,百劫种相好,由实行而证得法身遍满。佛既是由实行而证得法身遍满的,我们现在是信佛、学佛的,也应当由解起行,由实行做起。

824 隆日编译

如果不实行,纵让你天天站在讲台上给人讲,讲到嘴里冒白沫,也只是像鹦鹉学人说话一样,一点用处都没有。

此图无论从表现内容及表现的绘画特点等都是十分稀有的;首先所表现的内容是由《法华经》中的多品内容所构成;其中劝发品中发愿守护《法华经》持经者的普贤菩萨、陀罗尼品中同样守护信徒的十罗刹女和鬼子母神、以及其随侍药王及勇施二菩萨、东方持国天王与北方多闻天王所组成的护法团队,驾祥云现身于修行者面前。构图创意极具想象力,且又符合经典内容,是一件十分珍贵、难得一见的佛画作品。

譬如一个当教员的,或当医官的,当医生的,天天抱一大堆关于防治肺痨的书给人讲,还在黑板上画出解剖的图形来,让人怎样防范,怎样治疗。可是他自己却是一个面黄肌瘦的肺病患者,讲课时还咳嗽不止,痰中带血,末了自己还是因肺病而亡,这就是因他只顾研究书本上肺病怎样防范治疗的理论,而平素却不实行注意到自己的卫生。

其次从该图的表现手法来看,该图融合了汉代和日本大和绘画的特色,堪称一绝。乘坐六牙白象的大型普贤菩萨像身披袈裟以宋代身姿出现,而十罗刹女和鬼子母神则身着十二单衣和服。在同一画卷中融汉、和绘画风格为一体,这是十分罕见的。各尊线条精准,构图严谨,而十二单衣等衣着上用各种颜色绘制出精致花纹,展现出超凡的画境。

研究佛学的人,如果只顾学而不顾行,也和这种情形一样。

唐 天宝元年石灰石雕刻

学佛之实行实做,有从智门入手的,有从行门入手的。从智门入手的,多是利根人;从行门入手的,多属钝根人。

尺寸:31.8 x 47 x 26.7 cm

可是现代人从智门入手的,往往被聪明所误,横起知见,易入流俗。如普通一般学教人,大多是觉于口而迷于心;长于言而拙于行,这样尚不如从行门入手的比较可靠。

这里描绘的是普贤菩萨与文殊菩萨各乘大象和狮子,率领诸菩萨大众前往灵鹫山听释迦佛说法的途中场景。大象和狮子前各有一名御手相随。右侧刻有发愿文:“天宝元年□月廿四日解慎□□亡外男甥女大儿尚敬造文殊普贤二菩萨并业道像供养”。上面明确了此像的供养人及供养的目的和供养时间。

真正上根利智的人,虽然其宿根深厚,要之其前因,亦从行门中来。如诸佛菩萨,声闻缘觉,阿罗汉等,莫不各有其所修之行。在劝化方面来说,也是劝人“修”,如说“老修行!你好好修行”,没有劝人修智的。

无边胜福皆回向

实际上,“行”的工夫到家,自然就生出智慧来。因为众生本具妙智妙慧,无须另外去修,只要行力坚固,始觉妙观察智显发,本觉大圆镜智自然现前。尤其出家当法师,更要注重行持,如果没有行持,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无济于事的!

普愿沉溺诸众生

想行持,必先持戒。

速往无量光佛刹

哈尔滨极乐寺所发布的一切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文章内容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处理。文中内容不代表我寺观点。分享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文章原作者和各位读者。

~ END ~

编辑:福建佛学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