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业力还是先有六道轮回,六祖大师在《坛经》里面讲得非常清楚

图片 5
在线期刊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问:先有业力还是先有六道轮回?

学佛修行,不是登台表演,需要挑一个特别的时间走到镁光灯前,隆重告诉大家,“注意!注意!我要运用佛法了。”也不是说,当你生活中遇到事情了,才想起佛法教你怎么应对。

图片 4

答:这句话就是妄想。讲先有业力也不对,讲先有六道也不对,因为业力本来就是如幻的东西,六道也本来如幻的东西,因为执着才有六道跟业力的存在,这叫做虚妄。有虚妄的执着才有业力,虚妄才有六道轮回。那么,既然是妄,妄本无因,若有所因,何名为妄?

从广义来讲,学佛修行是一种生活,而且是一种非常平实的生活!每日做定课是修行,抄经礼佛时修行,诵经念佛是修行,和颜悦色跟父母讲话也是修行,看见寒风中拉二胡讨生活的老人心生怜悯递上一杯热饮也是修行,即使没有人监督仍过着自律的生活,同样是修行。

禅宗讲的“不立文字”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个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答案是一样的。讲空无自性的时候,讲先有鸡,就有过失;讲先有蛋还是有过失。在相上论哪一个开始,这个叫做第一因,第一因就落入逻辑上的错误。

运用佛法并不难,你把它当做一件平常的事情看待,平常到行、坐、住、卧中来。譬如修炼绝世武功,但凡厉害的武林高手都是无招胜有招,早已把招数内化成生命,一招一式看似无奇却威力无比。

图片 5

所以,不是先有业还是先有六道轮回,业本身空无自性,不可得;六道轮回也不实在。既然不可得,既然不实在,我们去论断它,是因为站在众生的角度,看起来好像是真实的,才来论断它,变成要讲第一因,第一因就是错的。如果你要探讨第一因,那么就是犯了严重的逻辑上的错误。

将佛法运用于生活,用心活在每一个当下

禅门

我现在问你:你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两个都有过失;先有业力还是先有六道轮回?两种都有过失啊。

我们是不是常常在事后懊悔:刚刚那句话不应该说出口的,无心冒犯到了别人;做错了!做错了!刚刚太莽撞了……是因为我们没有顾及到那个当下。

关于“不立文字”的真实含义,六祖大师在《坛经》里面讲得非常清楚,他说:“所谓不立文字,并非不用文字。”

佛离两边,空无自性的东西,无所谓的业力也无所谓的六道轮回。本身就是虚妄,虚妄就是不可得。我们在不可得里面空无自性,要讨论说哪一个先,这个还是用观念在学佛,还是错误的,悟道的人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弘一法师每次落座时,都要先把藤椅轻轻摇动,慢慢坐下,每必如此,丰子恺不明白,便问弘一法师这是为什么?

“不立”和“不用”是两回事。“立”就是执着,“立文字”就是执着于文字。叫你因指见月,你不去看月,却要死死地抓住指头不放,这就叫执着于文字。

觉得受益就分享给好友,也是法布施!

“这椅子里,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先摇动一下,慢慢地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细微之极,弘一法师的慈悲之心关照到了每一个当下。

六祖讲:“执空之人有谤经,直言不用文字;既云不用文字,人亦不合语言,只此语言,便是文字之相。”“直道不立文字,即此不立两字,亦是文字。见人所说,便即谤他言着文字。汝等须知,自迷犹可,又谤佛经,不要谤经,罪障无数。”

夏丏尊先生去拜访弘一法师时,法师正在吃饭,桌上只有一碟咸菜,夏先生不忍心地说:“难道你不嫌这咸菜太咸吗?”弘一法师回答说:“咸有咸的味道!”饭后,弘一法师手里端着一杯开水,夏先生又皱皱眉头道:“没有茶叶吗?怎么每天都喝这无味的白水?”弘一法师又笑了笑说:“白水虽淡,但淡也有淡的味道。”

六祖大师的这两段话,把“不立文字”和“不用文字”这两者的界限划分得很清楚。不用文字是错误的说法,因为离开了语言文字,佛法就没有办法流传,教化就没有办法开展,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将受到极大的限制。

在弘一法师眼中,世间没有不好的东西“咸有咸的味道,淡有淡的味道”,他把佛法应用到他的日常生活中,关照每一个瞬间,用心活在每一个当下,他的人生,无处不是修行。

所以说,“不立文字”的正确理解应当是,不离文字,同时又不执着文字。三藏十二部是用文字表达的,整个《坛经》是用文字记载的,离开了文字,我们今天到哪儿去领会佛陀的伟大教诲,到哪儿去理解禅宗的根本精神?不光是佛经,就是世间的一切知识,我们要掌握它,也不能不借助语言文字这种方便。

如果不能用佛法改变自己,就注定不能将佛法运用于生活

我们不离文字,但是我们要善用文字,不执着于文字。文字是我们进入佛法大海的方便。古人把文字比做敲门的瓦片,我们要进入一个殿堂,可是门关了,我们怎样才能让里面的人知道呢?捡起一块瓦片敲一敲就行了,门开了以后,瓦片就可以扔掉,在门没有开之前,却不能扔,还要用它来继续敲。

学佛修行,就是改变自己的过程,修正自己其实就是将佛法灵活运用。如果一个个都像佛油子一样,嘴上的道理一套一套的,佛典精句信手拈来,但是内心却依然是烦恼依旧,习气依旧,佛法和相续、修行和生活都脱节了,那恐怕是不行的。

在《金刚经》里,语言文字被比做船:我们要渡过生死苦海,就必须借助一条船,这条船就是用语言文字织成的经教言论,在我们还没有达到彼岸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和利用这条船,等到了彼岸之后,我们再扔掉它。

又譬如,有些人信佛以后,因为知道的规矩多了,晓得了一些教理,摇身一变自己就成了专挑别人错的“好心道友”。“怎么可以这样!”“你们这样子是不对的,要担罪业的”“还说自己是佛弟子,在五观堂排个队就餐乱哄哄的,太不像话了”……这类人呢,他自己学佛越学越没信心、越学越困惑、越学越烦恼,因为他忘记了学佛是要改变自己,就更别说将佛法灵活运用到生活了。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佛法是非常非常的妙,非常非常的辩证,我们在学佛法的时候,一定要具足智慧,善于体会,善于运用;既不要死于言教文字之中,又不要盲目地抛开经教;最好的办法是不离文字又不执着文字,善用文字又不被文字转。

所以不管你明白多少,重要的是要拿佛法来对照自己,改变修正自己,这叫修行,即真正在实际当中运用佛法。

{“type”:2,”value”:”,

佛法与世法,本来不二法,说一千道一万,管好自己,关照自己,修行就在当下。

诸供养中,法供养最。分享转发,自利利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