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弟子说,情绪是一只老虎

图片 14
新葡亰

图片 1

图片 2

二、地球之龙脉~昆仑山之谜

01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有人澎湃,有人干涸。生活不过一段前行,有人顺遂,有人坎坷。

清赵廷栋《地理五诀》卷一:“一曰龙,龙要真;二曰穴,穴要的;三曰砂,砂要秀;四曰水,水要抱;五曰向,向要吉。

一位着名的道长即将不久人世,他的弟子们坐在他的周围,等待着师父告诉他们人生和宇宙的奥秘。

也许你曾感到困惑,也许你曾深夜泪落,但世界从不是千篇一律的模板画作。

一曰龙,就是龙脉。

道长一直默默无语,闭着眼睛。突然他向弟子问道:“怎么才能除掉野草?”弟子们目瞪口呆,没想到道长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一树花开,一树花落,处事要靠自己摸索,无人能替你感受,替你琢磨。

昆仑:大地之龙脉

一个弟子说:“用铲子把杂草全部铲掉!”道长听完微微笑地点头。

一、掌控情绪

我们中华民族所滋养生息的神州大地,是一块风水宝地,在这块宝地上,五千年来风风雨雨朝代更替,孕育了五千年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传说中哪个家族要寻找到哪一条龙脉,得到了龙脉上的龙穴,就能君临天下。那这龙脉到底是什么呢?

另一个弟子说:“可以一把火将草烧掉!“道长依然微笑。

图片 3

《地理大成?山法全书》云:“龙者何?山之脉也。土乃龙之肉,石乃龙之骨,草乃龙之毛。”并不是所有的山脉都可以称为龙脉,龙脉所在的山必须有始有终,有根有源,内部有生气贯通,这样的山脉外形上表现的连绵起伏,生机勃勃。当然能辨别出龙脉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通过长期的修为,所以有“识山易,识脉难”的说法。

第三个弟子说:“把石灰撒在草上就除掉杂草!”道长脸上还是那样的微笑。

良好稳定的情绪是处事的基础,有人曾说“情绪是一只老虎,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像在自己的生活里埋下一颗炸弹”。

中国的成语“来龙去脉”就来源于风水学。即便不懂风水的中国人也多少听说过这个词语。

第四个弟子说:“他们的方法都不行,那样不除根的,斩草就要除根,必须把草根挖出来。”

做事情绪化,喜怒无常,难免给人留下轻浮不稳重的印象,这种坏印象一旦形成,就会影响之后的工作与人际。

风水界公认的是,中华大地上所有的龙脉都发源于昆仑山。

图片 4

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情绪波动起伏较大还会给自己的身体造成负担,引起疾病的发生。

昆仑山被称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山海经》之《西山经》称之为“是实惟帝之下都”,他脉出八方,有八大干龙伸向各处,其中三大龙脉在当今中国,分别被叫做:

02

庄子聪慧,看透世事,总能在翻手之间将情绪转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妻死,庄子鼓盆而歌“生死本有命,气形变化中”。自己油灯将灭之时,笑颜劝慰弟子,“我今死,则谁先?更百年生,则谁后?”

图片 5

弟子们讲完后,道长说:“你们讲得都很好能从明天起,你们把这块草地分成几块,按照自己的方法除去地上的杂草,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再到这个地方相聚!”

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做情绪的主人,处事温和不急躁,方能找到出路。

1、北干龙:走黄河以北广大地区;

第二年的这个时候,弟子们早早就来到这里,他们用尽了各种各样办法都不能铲除杂草,早就已经放弃了这项任务,如今只是为了看看道长用的什么方法。

二、言语平和

2、中干龙:走黄河以南,长江以北;

道长那块原来杂草丛生的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金灿灿的庄稼。

图片 6

3、南干龙:是长江以南广大地区。

图片 7

人自从有了言语,进步与误会便接踵而至。言语就像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开疆破土无所不能,用的不好便是三步见血杀人利器。

这三大干龙总体上都发自西北,走向东南。形成了中国地势上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形。

03

为人处事,关键看言行。相较于行动,言语更容易被我们忽略,但言语比行动的威力更大也更持久。

图片 8

弟子们顿时领悟到:只有在杂草地里种上庄稼,才是除去杂草的最好方法。

要想不给自己的人生路添堵,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更顺,就要掌握言语之道。讲话要平和委婉,不要话中带刺横冲直撞。

图片 9

他们围着庄稼地坐下,庄稼已经成熟了,可是道长却已经仙逝了。这是道长为他们上的最后一堂课,弟子无不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别把别人当傻子,你话里的讽刺与尖酸,别人都能听得出。明白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能说。说话之前要过脑,不要张嘴就说,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平白给自己树敌。

风水轮流转:

是的,要想除掉旷野里的杂草,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种上庄稼。要想心灵不荒芜,唯一的方法就是修养自己的美德。

庄子多次进谏,但都是用典含蓄表达自己的观点,正因如此他的话语虽辛辣却也让人容易接受。

中国历史上出现了至少24个王朝,如果按照每一个王朝就有一条龙脉来计算的话,那么中国至少就有24条龙脉。

三、拒绝藏拙

黄帝的龙脉在中原黄河流域;大禹的龙脉在今天四川汶川县的九龙山;商汤的龙脉在黄河流域;周朝的龙脉在岐山;秦朝的龙脉在咸阳;汉朝的龙脉在沛县;西晋的龙脉在河内;隋朝的龙脉在弘农;唐朝的龙脉在长安、陇西、太原;宋朝的龙脉在开封、巩义、洛阳一带;元朝的龙脉在内蒙古草原;明朝的龙脉在安徽凤阳;清朝的龙脉在东北。

图片 10

图片 11

老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话虽不错,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在自己能力达不到的情况下,为避免成为出头鸟自然要藏拙保存实力。

全球龙脉来龙去脉详图

倘若实力已经达到,还一味藏拙,不仅会给人留下虚伪的印象,还会错失很多机会。有人以为“酒香不怕巷子深”,其实这背后是一种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精神。

全球龙脉均发源于昆仑之西,龙脉之祖为帕米尔高原,在中国大唐西域旧地。

躺在舒适区里不肯出来,等着别人来发现自己,但有能力的人那么多,当你沉迷于舒适区的时候,其他人都在快速前进。

北龙两条:一为葱岭、萨彦岭,去蒙古。一为天山、阴山、燕山、兴安岭。两龙在中国东北交会,主龙去勘察加、过海去美洲,为洛基山脉、安第斯山脉,渡海而连南极山脉。支龙回头南下,形成朝龙(案山,即东洋岛链。详见下。)

庄子曾说“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与井蛙一直呆在舒适的环境中,抱着自己的美梦,不肯看看外面的世界,自然见识短浅,为人所弃。

东龙为昆仑山脉,中龙经祁连、秦岭后分为两支:北支为太行山,南支为桐柏山、大别山。

藏拙要适度,你不努力让别人看到,别人自然不知道你如此优秀。

南龙为喜玛拉雅山,南下印尼、新西兰、一支去澳洲。

四、难得糊涂

西龙两条:一条去乌拉尔山脉,形成欧亚大陆的分界线。一条去高加索山脉,去西欧分为两支:一支北上挪威芬兰,一支南下非洲。

图片 12

昆仑又为中龙,居天下之中,入于中国。

“水至清则无鱼”,凡事看得太清,只能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天下之中在中国大唐西域旧地。中国为天下之中,大唐中土,绝非虚言!

难得糊涂,是让人保有一颗容人之心。做人要外圆内方,小事不要斤斤计较。是人都会犯错,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放他一马又有何不可。

有龙脉为证:

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又为何非要弄得清清楚楚,生活不是非黑即白,也不是简单的加减算数。

从全球龙脉看:昆仑龙左右龙和朝山十分明显:左青龙为北龙(为中国北部蒙元旧边疆)。

人生难得糊涂,无需事事算得清楚。样样理清,反而会失了人情味。改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不要抓着不放,该原谅的就原谅,有来有往才能走得顺畅。

右白虎为南龙(为中国西部、西南边疆)。

为人处事,为人靠本心,处事靠方法。控情绪,精言语,巧藏拙,装糊涂,处事方法妙,烦恼自然少,生活自然节节高。

案山为东洋岛链:阿留申、勘察加、千岛、日本、琉球、台湾、菲律宾、马来亚岛链。。

昆仑龙脉特别眷顾中国,更神奇的是:

单从中国的龙脉看:昆仑龙左右龙和朝山也十分明显:

左青龙为阿尔金山脉,去阴山交会北龙,东下三韩陷幽冥。

右白虎为唐古拉山脉,去江南之南岭。

案台为舟山、琉球、台湾诸岛。

这是中国古代堪舆家所认为的“大南龙”、“大北龙”哟。当时他们眼里的天下只有这么大,不知道还有更南的、更北的更大的龙脉。

单从中国中原地区的龙脉看:昆仑龙左右龙和朝山也十分明显:

昆仑主脉经祁连、秦岭后分为两支,北支太行山为青龙,

南支桐柏山大别山为白虎。

泰山为案台。

1000多年前唐代风水师杨筠松在着书《憾龙经》云:”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这里面所说的“须弥山”指的就是昆仑山。地球上所有龙脉均发源于昆仑山,也就是说天下所有的山脉均发源于昆仑山,具体来说是发源于昆仑山西端的帕米尔高原。所以帕米尔高原便成了世界诸山之祖。

图片 13

杨公筠《撼龙经》,让人们明确地认识到,在中国古代,就早已发现昆仑山是世界所有山脉的祖山。

这是一位外国朋友(Henrietta Mertz《PALE
INK》写的书–《几近褪色的记录》一书复原的山海经图局部。

他说:

“汉武帝派张骞探访西域,张骞的部下一直走到大秦国即罗马帝国的国境小亚细亚半岛,从而开通了丝绸之路,当时中国人相信天圆地方,支持他一直走下去都还会有陆地的地理观念,依据的应该就是《山海图》。西次三经的路线,基本上就是张骞出使西域的路线。

图片 14

正因为汉武帝他们见到的《山海图》是一张世界性的地图,且由于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人是由神创造的,也相信盘古开天地的神话,所以,他们并不象有了科学思想的我们后来人那样受到科学的思维禁锢,而是几乎毫无困难地一眼就认出,大陆地壳就是动物的“五脏”。于是,他们只将《山海图》中的大陆地壳称做“五藏”,…
“五藏山经”的“藏”,并不是宝藏的意思,而是“脏腑”的“脏”的通假字。我们的古人——《山海经》的作者们,早就知道地球的大陆地壳是五脏的化石了,但我们却依旧花了几百年的时间。”

……至此,《山海经》的神秘面纱,基本上已经褪去,原来,它一点也不诡异,更没有什么荒诞,它只是对一幅二百五十万年前的“地球资源配置地图”的忠实临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