杖藜扶我,一者为彼守护一切财位令无损乏

图片 7
励志成功

图片 1

这个和尚很厉害,用一首诗就把自己送进了史册!

八字与风水有什么关系?风水与八字究竟哪个更重要?有人认为,八字好的人,不管风水好坏,都不会影响到命中应有的富贵程度;而有人认为,只要风水好,不管八字如何,都能够催官、催富,以使升官发财。其实这两种说法都有失偏颇。

读诵地藏《十轮经》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

财位令无损乏、怨敌令不侵害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风水与八字的关系究竟如何呢?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相信大家就会明白。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图片 2

就好比种花草果木一样,八字表示某种植物的种属特性,而风水则表示此种植物的生长环境。二者是密不可分、紧紧相扣的关系。就像一颗苹果树,不管环境如何改变,都不会改变苹果树所具有的特性,决不可能在苹果树上结出人参果来,这就是八字的特性所决定的。

梦参老和尚 讲述

这是一首生活在南宋的名叫志南的和尚写的诗,这个和尚没有什么其他作品,生活状态已无史可考,他在当时文坛的名望也没有像“中兴四大诗人”、“二泉先生”诸人那么大。但就凭借这短短的一首诗,以及其对早春二月的细腻感受和真切描写,把自己的名字载入了宋代诗史。

一个人先天的富贵等级、妻财子禄如何,在出生时冥冥之中已经决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就算是有再好的风水效应,先天的这一特性都无法改变。乞丐命绝对不可能通过改变风水来成为皇帝(注:这是指八字格局本身决定为乞丐命,而不指格局为皇帝命而早年有过乞讨经历的)。

“一者为彼守护一切财位令无损乏”,若有人读诵这部经,思惟这部经的道理,你应当守护,让他不受财产的损失。

这首小诗,写诗人在微风细雨中拄杖春游的乐趣。诗前两句叙事。写年老的诗人,驾着一叶小舟,停泊到古木阴下,他上了岸,拄着拐杖,走过了一座小桥,去欣赏眼前无边的春色。诗人拄杖春游,却说“杖藜扶我”,是将藜杖人格化了,仿佛它是一位可以依赖的游伴,默默无言地扶人前行,给人以亲切感,安全感,使这位老和尚游兴大涨,欣欣然通过小桥,一路向东。

但是,有一点大家一定要予以重视,苹果树上虽然不能长出人参果,但通过环境的改良效果,使土壤、温度、湿度、空气、水份、阳光、肥料充足合度,则能够提高苹果的品质与产量,结出口味、个头、颜色等都比较优良的果子来。

佛知道众生贪财,钱是第一位。第一个就说保护他的钱财,别让他损失。他还有个反面的,让他有收入,已得的,不要损失,未得的钱财怎么得?含着这个意思。钱财的损失,有五家共的,国家没收了,贼偷了,火烧了。那么贼偷火烧了,人抢了,或者国王给你没收了,水淹了,这些都还好防范。

图片 3

反过来说,就算是人参果,如果种在阳光不充足,水份不适宜、肥料不得当、土壤不理想、温度不适应、病虫害猖獗的环境中,那么恐怕也结不出好的果子来,甚至连存活的条件都不具,而招致枯死。这就是风水的效应。

因为你过去多生累劫的业,你若欠人家债,向你讨债来了,不孝的子孙会把你的家产败光的,好多帝王将相的财产没过三代就完了。有福德做得好的,那能保护得很久。

桥东和桥西,风景未必有很大差别,但对春游的诗人来说,向东向西,意境和情趣却颇不相同。
“东”,有些时候便是“春”的同义词,譬如春神称作东君,东风专指春风。诗人过桥东行,正好有东风迎面吹来,无论西行、北行、南行,
都没有这样的诗意。

图片 4

大家看到〈地藏菩萨感应录〉的故事,里头说不孝子孙劫夺他财产的时候,那就是转到他的子孙;完了就是不孝敬他,还是忤逆的,那是向他讨债来了,还报来了。

次两句通过自己的感觉来写景物。眼前是杏花盛开,细雨绵绵,杨柳婀娜,微风拂面。诗人不从正面写花草树木,而是把春雨春风与杏花、杨柳结合,展示神态,重点放在“欲湿”、“不寒”二词上。“欲湿”,表现了濛濛细雨似有若无的情景,又暗表细雨滋润了云蒸霞蔚般的杏花,花显得更加娇妍红晕。

一对老夫妇,有八个儿子,没有一个孝顺的,后来他们就请了地藏像,供养地藏菩萨,一天到晚烧香拜拜,没拜还好一点,这一拜,这八个儿子一个跟一个死,八个全死了。

图片 5

同理,八字不好的人,风水能够改变其先天不利的程度,但并不能够改变其先天的特性。一个生来就瞎眼、弱智。缺胳膊少腿的人,无论坟宅风水多么好,都不可能使其改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但是,好的风水效应则能促使其生活得平安舒适,不致窘迫。

到了过年的时候,这俩老就对着地藏王菩萨发怨言、发牢骚说:“地藏王菩萨,我们还没有供养你的时候,虽然他们怎么忤逆,还有个混眼的;现在全都死光了,到了过年,只有我们两个老的。”

“不寒”二字,点出季节,说春风扑面,带有丝丝暖意,连缀下面风吹动细长柳条的轻盈多姿场面,越发表现出春的宜人。这样表达,使整个画面色彩缤纷,充满着蓬勃生气。诗人扶杖东行,一路红杏灼灼,绿柳翩翩,细雨沾衣,似视而不见湿,和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这是耐心惬意的春日远足。

对于八字好的人,如果其得不到后天好的风水效应,则会使其先天所具备的好的特性大打折扣,纵然先天具有富贵之气,也必须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经过诸多波折磨难,才能遂其所愿。如果风水十分恶劣的话,不仅会使先天所具有的富贵不显,甚至恐会祸不单行,以致危急生命。

祷告完了,初十三的晚上,诸神下界,地藏王菩萨当然是有神通,就给他们两人托个梦,说:“你明天到河边上,你可以看看这八个儿子。”这老头得这个梦,早上一起来,老头还没有说,老太太就说,昨天我做个梦,梦见地藏王菩萨给我托梦来了,说:“明天我们到河边去看看我们那八个儿子。”老头说:“我也得了这个梦,好,我们俩就去看看。”

历来写春的句子,或浑写——“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或细写——“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志南这首诗将两者结合起来,既有细微的描写,又有对春天整个的感受,充满喜悦之情。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天公造物,必有一定至理存焉,通常八字、大运、流年好的人,在其时恰好会得到好的风水效应;而八字不好,或大运、流年欠佳的人,在其时恰好会遇到风水的作祟,我通过多年的考证,屡试不爽。当然,八字与风水不同步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毕竟只是少数情况,所占的比例并不多。

他们俩人到河边去看,一到在那水里头,他八个儿子一个一个化现,都是过去的冤家。他们俩人之所以发财,是害人家的,或者剥夺,或者用种种手段剥人家财,他们一看见就傻了。回来之后再不敢抱怨,完了又在菩萨前求忏悔,晚上又得了地藏菩萨给他作梦,说:“送你们儿子,你们俩寿命会很长,因为你们俩是我的护法,是我的施主,我会加持你们。”

图片 6

图片 7

他俩醒来的时候想,这可能吗?这位老太太都多老了,还能生儿子?这在人间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自从做这个梦之后,她就怀孕了,临老了,生了一个小儿子,他俩活了九十多岁,快近一百岁,还得了一个小儿子,替两老送终,在〈地藏菩萨感应录〉有这个故事。

诗写景凝练,意蕴丰富,读来使人如闻似见。尽管在此之前,“杏花雨”、“杨柳风”这样的诗境已广泛为人们所用,但真正成为熟词,不得不归功于志南这两句诗。元代虞集脍炙人口的《风入松》的名句“杏花春雨江南”所描绘的意境,除了受陆游诗“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影响外,或许也曾受此启发。

“二者为彼守护一切怨敌令不侵害”,这是很不容易的。这怨敌转到你的子孙,转到你自己的儿子。你愈爱他,他愈害你,就是这样。因为你解决不了这个疙瘩,怎么样解决?你劝他信佛,自己天天拜忏,愈不听话,你对他愈好。而且你还要忏悔,我对不起他,他来讨债了,我不能跟他一般见识,你这样就化解了。如果孩子来了就很好,那不是你欠他的,是他欠你的,那就很好。

志南这首诗,语语清淳,从容不迫,在写景时充分注意了春天带给人的勃勃生机,富有情趣,所以为崇尚理趣的朱熹所赞赏。寂寂无名的志南和尚就凭这一首诗就能够名留青史,真的是赚大了啊。

现在有很多的大师宣称,通过做风水可以发科甲,催财,催丁,可以出帝王,可以出百万富翁等等。其实如果说好的阴宅风水,若龙穴有力,理气合法,那么能够荫生大富大贵的后代(其八字也必为大富大贵之格),这倒不是神话,如果对于已经降生的人,其八字命格已定,如果先天不具富贵之资,那么某些大师吹嘘通过改变风水可以成为亿万富翁、成为市长、省长、甚至中央领导,则纯属空中楼阁,果能如此,那么这些大师自己恐怕早就当上厅级以上干部了,还用为人看风水吗?天地万物都有一定的理、度,任何术数都只能顺应之,而莫能改易之,这也正是术数的意义所在。

但是佛嘱托虚空藏菩萨说,若有读诵《十轮经》,看《十轮经》,学《十轮经》义理的,第一个守护他的财物;第二个守护怨敌不侵害他,第三个守护令他没有邪见。而邪归依,归依十恶道,你要守护,可别让他堕到十恶道。他要是有邪见邪归,会堕到十恶道,下五无间地狱。所以在他未发作之前,要事先守护好,让他不会堕落到这里头。

风水命理各有所主,却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虽然二者之间彼此都有影响损益,但绝对不会一种颠覆改移一种。命理、地理,皆合乎天理,有其度,有其数,存其理。任何术数都有其划定的范围,各有所主,决对不会也不能替代、改变另一种术数的认知范围。如此方能合乎天道,尽人事以知天命,三才和谐,保和太和,天人合一。

{“type”:2,”value”:”

★★★★★

面相由于面部纹路会随着时间改变,因此可以从面部的变化来探讨现在,面相不同于八字,八字是预知未来的婚姻,事业,和财运。面相可以全面预测现在,了解自己本身的一种预测方法!面相的主要作用更全面细致的了解现在的自己,和看清现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