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老君年谱要略,补阴法、补阳法又是补法中的重要方法

图片 14
新葡亰

经名:《太上老君年谱要略》,一卷,宋谢守庙撰。

四柱八字之用神生扶——日干弱、多官杀用神取法细论

图片 1

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谱录类;

图片 2

如何在临床上灵活运用“阴中求阳,阳中求阴”?是否发现有时相同的药方,剂量变化一下,治病就不同了?

参校本:《重刊道藏辑要》本。

首先是泄官杀的作用,然后才是化敌为友,为我所用。泄,在五行中其理是为: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强火得土,方止其焰;强水得木,方泄其势;强土得金,方制其壅;强木得火,方化其顽。

“阴中求阳,阳中求阴”这句话,是张景岳先生在“新方八阵”的“补阵”中提出的。

图片 3

图片 4

原话为:“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这是阴阳学说指导临床治疗的良好例子。

太上老君年谱要略

先挫其锐气,消其气焰,泄其气势,才能谈得上化而生身。按理说: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多水缩;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晦;土能生金,金多土变。这是指物及必反。但日干已很弱,又那么多官杀克我,光泄其病气不足于强身,还需要大补,不但水不沉金,木不缩水,火不焚木,而且可金水相涵,水木相生,木火通明;这叫矫枉过正。所以,日干弱为水,克我者为土,不但要以金制其雍,还要以金生我身;日干弱为火,克我者为水,不但要以木泄其势,还要以木生我身;日干弱为土,克我者为木,不但要以火化其顽,还要以火生我身;日干弱为金,克我者为火,不但要以土消其焰,还要以土生我身;日干弱为木,克我者为金,不但要以水挫其锋,还要以水生我身。这就是好比一个人内火旺,但又肾一阴一虚,这对矛盾不好解决。而西洋参既泄火又滋一阴一,从而调解了这对矛盾,这种命理上的通关作用,正是对症下药,而重病配重药,正是日干弱又多官杀最好的化解方法,这在中医治疗中起到了一阴一阳一平衡而不出毛病的作用。。在四柱中,此用神如强旺,印枭之运便是人一生中最佳的运程,不但没有毛病,而且高官厚禄,权印在握,功名自有。

具体些说,这是《黄帝内经》“用阳和阴,用阴和阳”,“阳病治阴,阴病治阳”,“因其衰而彰之”,“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等治则的变化运用和进一步发挥。

永嘉谢守濒编集隐山李政道校正。

图片 5

补法是治病八法中的一个大法。补阴法、补阳法又是补法中的重要方法,它比补气法、补血法更为深入,更为复杂,运用起来更为困难,但气血阴阳、阴阳气血是密不可分的。

老君在天皇时降世号通玄天师,一号玄中大法师。徐整《三五历》云:岁起摄提,元气肇始,有神人号天皇。

日干弱,又多官杀,在化敌为友不成的情况下,便是四柱缺用神。要另寻途径才能抵挡众多的矛射我身。这第二个用神便是比劫。比劫好比坚实的盾牌,可以起到抵挡克星,帮身护身的作用。凡日干弱又多官杀克、财耗、伤食泄,都是用神弱的表现,用神在命局中能补,十神生克制化组合较好为之有救,命局中没有,指望喜神能代替用神行使职能,再就是靠运补救。日干弱为木,不胜砍伐,木多为林,胜伐而不倒;日干弱为金,不胜锻炼,合金为百炼成钢;
日干弱为火,不胜扑灭,燎原之火,胜灭而不熄;日干弱为水,不胜游塞,奔流之水,胜阻而不干;日干弱为土,不胜密栽,中原之土,胜栽而不散。在四柱中,日弱官杀旺而用神为比劫的命局,次于用神为印星。从运程上来说,印枭之运为行运用神,是命局中所缺之用神,能补命之不足,所以是最佳运。比劫之支运只能是第二好运。

所以张景岳说:“气虚者,宜补其上,人参、黄芪之属是也;精虚者,宜补其下,熟地、枸杞之属是也;阳虚者,宜补而兼缓,桂、附、干姜之属是也;阴虚者,宜补而兼清,门冬、芍药、生地之属是也,此阴阳之治辨也。

地皇时降为师,号有古先生。《春秋纬》作九头纪。

{“type”:2,”value”:”

其有气因精而虚者,自当补精以化气;精因气而虚者,自当补气以生精。又有阳失阴而离者,不补阴何以救散亡之气;水失火而败者,不补火何以甦垂寂之阴。此又阴阳相济之妙用也。”

人皇时降为师,号盘古先生。《三五历》云: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天地开辟,盘古在其中。后乃有三皇,此三才之始也。

又说“以精气分阴阳,则阴阳不可离;以寒热分阴阳,则阴阳不可混。此阴阳邪正之离合也。”

伏羲时降于田野,号郁华子。

这些理论看起来好像难以捉摸,实际是中医观察疾病变化的客观规律,用现代话说,就是具体矛盾具体解决,中医治病必须按客观规律办事,不能差半分毫厘。

祝融时降于怛山,号广寿子。

下面就补阴补阳之法,常用于虚劳、痨瘵等病,举数方分析如下。

神农时降于济阴,号大成子。

图片 6

黄帝时降于崆峒,号广成子。

1、小建中汤

少昊时复降崆峒,号随应子。

出自《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篇,治疗“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酸痛、手足烦热、咽干口燥”。方药组成有:桂枝、白芍、生姜、炙甘草、大枣、饴糖。

颛帝时降于衡山,号赤精子。

本方重在补阳,但体现了阴中求阳,阳中求阴。

帝誉时降于江滨,号录图子。·

桂枝、白芍一阴一阳,调和营卫;甘草、饴糖一阴一阳,补和营卫;生姜、大枣一阴一阳,宣和营卫。这些药互相生化制约,酸甘合化生阴,辛甘合化生阳。

唐翰林承旨乐朋龟《青羊官碑》云:伏羲氏之王天下也,老君以道弘济,降逵为师,仰观圆盖之文,俯察方舆之理,教之以画八卦,指之以分三才,助之以造书契之文,制之以代结绳之政。洎乎神农氏之王天下也,老君救时屈己,下降为师,付之以五运,分之以四时,助之以正万机,明之以辨百谷,变饮血茹毛之化,移黄标土鼓之音,毁穴焚巢,上栋下宇。洎乎轩辕氏之王天下也,老君隐身于崆峒之中,放心于杳冥之外,帝乃亲降笔辖,礼展师资,既枢衣以趋隅,遂屈膝而问道,受丹经于王屋,登苍冥于鼎湖。洎乎少昊氏之王天下也,老君说庄敬之典,教之以顺时迎气,昭配神明,羽族呈休,命之以乌官为理,分布九应,以统百司,景合璧以
表灵,凤衔图而示肌,悉由至道,彰此帝模。逮至颛帝之王天下也,老君教之以解纷塞兑、治国安民,荡条九黎,陆明八凯,追呼六甲,役御百灵,训之以微言之经,教之以大顺之道。及乎高辛氏之王天下也,老君敷道布化,济世为师,谈黄庭之妙言,隐日遁月,称录图之嘉号,返邑移城,制九州之名,作六英之乐。

又本方既符合《内经》“阴阳俱不足,补阳则阴竭,泻阴则阳脱,如是者,可将以甘药”之旨,又合乎“劳者温之”之治则。

帝尧时降于姑射山,号务成子。

2、八味肾气丸

帝舜时降于河阳,号尹寿子。

出自《金匮要略》,原文是:“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地黄丸主之”。方药组成是:熟地240克,丹皮90克,山萸120克,泽泻90克,山药120克,茯苓90克,附子30克,肉桂30克(原方熟地为生地,肉桂为桂枝,后世均改为今方)。

夏禹时降于商山,号真行子。

这八味药,非常清楚地体现了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的精神。本方是补阳之剂,但是在大量补阴的基础上来补阳。熟地是大量的,但是,是为了用附子,是阴中求阳。

殷汤时降于潜山,号锡则子。

方中都是一对一对的,都是一补一泻,一温一凉,一走一守。山萸补,泽泻泻;熟地温则丹皮凉;山药健脾,茯苓利湿;附子走而不守,肉桂守而不走……都互相制约,这就是阴阳学说的具体体现。说明了阴阳互根,阴阳相助,阴中求阳的道理。

以上事迸互见于《帝系谱》、《帝王世纪》、《洞神大有经》、《玉历经》、《出塞记》、《尹氏玄中记》、崔玄山《地理志》、谯周《古史考》、《神仙传
记》、《郡国圆经》。老君虽分身应化,随世立教,事竟则隐,故在世未有诞生之迹。至殷朝第十八王阳甲庚申之岁,自太清仙境分光化气,乘日精,驾九龙,化为五色流珠,托胎于玄妙玉女天水尹氏。已而孕历八十一年,当殷二十二王武丁庚辰岁二月十五日,降诞于亳之苦县濑乡曲仁里,即今太清官也。殷以建丑为岁首,殷之二月十五日,即今之上元节也。《青羊官碑》云:殷高宗御极之世,周文王演易之初,神光流入于琼胎,瑞彩结成于金骨。不坼不班,诞弥于八十余龄。降瑞降祥,过期者二万余画。至甲寅岁,历三十五年。一日忽乘白鹿、履庭桧而升天矣。

例如油灯的油将尽时,一下加许多油,可使灯火淹灭,这时如一边加少量油,一边拨长灯捻,既添油又拨灯,灯就越来越亮。这就可帮助理解八味丸于阴中求阳的道理。

今升天桧太清官犹存,欧阳文忠公诗云:

图片 7

青牛西出关,老子始着五千言。

3、薯蓣丸

白鹿去升天,尔来忽记三千年。

出自《金匮要略》,原文是:“治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

当时遗迹至今在,隐起苍桧犹依然。

方中用了大量山药,其他药味尚有: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当归、芍药、川芎、生地、麦冬、阿胶、干姜、大枣、桔梗、杏仁、桂枝、防风、神曲、柴胡、白蔹、豆黄卷。

图片 8

本方中的甘草用量仅次于薯蓣,体现了“将以甘药”的精神,抓了后天之本,化生气血之源。

帝纣丁卯,老君降于岐山之阳,号燮邑子。时周文王为西伯,召为守藏史。武王克殷,迁为柱下史。

先天之本是精气之源,故方中有生地、阿胶。抓后天补先天,以后天来育养先天,山药本来是静药、阴药,得人参、甘草、桂枝等阳药之气味而能补气血,所谓“阴得阳升则泉源不竭”。

隋内史薛道衡《祠庭颂》云:爰自伏羲至于周世,绵历岁代,易号变名。在文王、武王之时,居藏室、柱史之职。市朝屡易,貌不改焉。

总之,阴是基础,基础固才能发展阳气。

成王时号经成子。

4、大补元煎

康王时号郭叔子,仍柱下之职。

这是张景岳补阵中的第一个方剂,治男妇气血大坏、精神失守等。

昭王时去官归亳,以二十五年癸丑五月壬午西过函谷关,度关令尹喜。明年甲寅,授喜《道德》五千言。是岁四月,于喜宅南小山上升天,即有五色光贯紫
微,井水皆溢。二十七年乙卯,复分光降生于蜀国李太官家。至二十九年丁巳,会尹喜于青羊之肆。唐记云:青羊肆者,太上玄元天皇大帝第二降生之所。

方中特别说明人参必要时用至2~3两,熟地必要时可用至几两。方中尚有山药、杜仲、当归、山萸、枸杞、炙甘草。

穆王四年甲申,复还中国,束游扶桑,会大帝,校集草仙。《穆王内传》云:穆王闻尹真人得道上升,乃为修楼观,置道士七人以奉祠事。

此方也是气中有血、血中有气,也即阳中有阴、阴中有阳,能体现“阴中求阳、阳中求阴”的原则。

夷王元年乙丑,老尹与玄古三师降于蜀绵竹之三学山,授李真多之道。厉王二十一年庚子,老君降于楼观,授道士宋伦以中景之道、通真之经并灵飞六甲素奏丹符。

图片 9

宣王四十三年丙辰,老君降于渭川,告王以岁星北迁,言周将衰。后二年,幽王立。唐《历代应现图》云:周宣王时有采薪行歌者,人莫能识,以问老君,老君日:此活国人修习无上正真之道也。

5、右归丸

幽王二年辛酉,地动,泾、渭、洛皆震,老君日:周将衰矣,不及十年之数。后果为犬戎所灭。

这也是张景岳的方剂,治元阳不足。方剂组成为:大熟地、山药、山萸、枸杞、鹿角胶、菟丝子、杜仲、当归、肉桂、制附片。

平王二十三年癸卯十二月,老君复出关,开化诸国,遂至西流、麟等洲,考校草仙。事讫,复还中国。出《西升记》。

方剂特点是,用大量的熟地,中量的当归,其余是一般量。

敬王十七年戊戌,孔子谓南宫敬叔日:吾闻老耻博古而该今,通礼乐之原,明道德之归,则吾师也。与敬叔皆至问礼。

本方旨在补阳,治元阳不足,故而用了附子、肉桂,但又用了大量的滋阴药,体现了他自己提出的“阳得阴助则生化无穷”的观点。

图片 10

6、左归丸

威烈王二年丁未,老君过秦,秦献公授绾,致礼问以历数。

亦是张景岳的方剂,治真阴、肾水不足。方剂组成:大熟地、山药、枸杞、山萸、川牛膝、菟丝子、鹿角胶、龟板胶。

显王八年庚申,老君束游赤城、蒙山,过扶桑,校集草仙。已而隐于景山之太室、少室。

本方特点是:补肾用了大量熟地,滋阴用了龟板胶。鹿角是补阳的,但做成胶,又有益阴的作用。鹿角胶是为了鼓动龟板胶更好地生阴而设。

赧王九年乙卯,秦昭王立,老君与尹喜诸仙西游女几、鸡头、天柱,复出散关,遂升昆仑,还紫微上宫。昭王闻之,乃于老君所经由处为置城邑,以表圣迩,故立老停驿、尹喜城。见《天师传》及《蜀图经》。

故本方偏于治真阴、肾水不足。

老君应感无方,变化莫测,或升或降,莫能究悉。今考传记并长历,推计自殷武丁庚辰至周赧王乙卯,凡出入隐显绵历九百九十六年,在殷一百七十四年,在周八百二十二年,正与史传

熟地、龟板胶、菟丝子、山萸肉补阴填精;山药补脾生精,张锡纯认为,“山药色白入肺,味甜入脾,有黏汁入肾”,配以熟地、山萸肉入肾,用牛膝引药下行而补肾阴。

及诸经典相合。魏明帝赞云:为周柱史,经九百年。大学博士昊杨昊亦云:老君变通,灵应难测,既生商日,又仕周时。计其始终,乃历千岁。此皆举其成数也。《史记》称或云百六十岁,或云二百岁者,是据孔子时人斟酌老君之岁数云尔,不能知其实,是以每事言盖言或也。刘向赞之日:德合元气,寿同两仪。据诸传
记说虽不同,莫不赞其长寿。盖儒者以长生升天之说为诞,故但云莫知所终。

在大量补肾阴药中,又配鹿角胶、枸杞等温性药,方中的温性药、阳性药有升发的意思,这样才能达到“阴得阳升则泉源不竭”的目的。

秦始皇二十八年壬午,封禅泰山,乃建老君祠于楼观之南,躬行飨礼。前汉文帝初,老君先降于陕河之滨,人号为河上公,亦曰河上丈人。帝亲访之,老君授以《道德》二经。今陕府北有河上公庙、望仙台存焉。见《史记》。

张景岳的左归丸、右归丸,就体现了他自己提出的“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的观点。这一观点给后世以很大影响。

成帝河平二年甲午,老君降于琅琊郡曲阳渊,授干吉《太平经》。出《汉书》。

图片 11

安帝永初三年己酉,老君降于泰山,召江夏吏刘图校定天下簿籍,因示图罪福报应之事。见唐《纪圣赋》及《应现图》。

7、病例举隅

顺帝汉安元年壬午,老君降于蜀之鹤呜山,授天师张道陵《正一盟威秘录》,五月再降,赐《太清中经》。建康元年甲申,老君再降于板州云台山,授天师以三洞众经及超度九祖斋直之法。见《天师传》及《蜀图经》。

阴中求阳,阳中求阴的治疗原则,在临床的治验案例中,更可具体体会。

桓帝永寿元年乙未,老君降于成都,授天师北斗削死注生之法。今成都府玉局化是其地也。又降于鹿堂山,授以制六天斩邪之文。见《天师传》及《蜀图经》。延熹八年乙巳,帝遣中常侍左倌诣苦县祀老君,命边韶撰碑文。九年,帝亲祀老君于濯龙官,用郊天乐。见(后汉纪》。

如杨××,男,47岁,胃手术后由于输血浆而发生过敏性休克,用西药抢救已7天,但血压仍不能维持,须用大量升压药来维持,每500毫升液体中需加入10支多巴胺、2支阿拉明,滴速25滴/分,才能维持90~100/60~70毫米汞柱。白细胞很高(66900/毫米3)。

图片 12

病人恶寒喜暖,身盖棉被仍觉发冷,目喜闭,口渴思热饮,无汗,口唇、舌上满布疱疹,颊内及上腭均有发白口疮,舌苔白厚少津,脉弱而迟缓。

灵帝光和二年己未,老君降于天台山,授仙人葛玄《上清》、《灵宝》、《大洞》等经及三录七品斋法。见《天台山记》及《太极仙公传》。

辨证:病入少阴,心肾两虚,虚火上炎。

魏文帝黄初四年癸卯,帝亲诣苦县老子庙致祭,令有司重修庙宇。见崔玄山《濑乡记》。

治法:温肾助阳,引火归源,佐清心热。

陈留王咸熙元年甲申,老君降于陇右临洮郡,谓王始曰:天下不久当太平。见《晋书》。

处方: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

晋安帝元兴元年壬寅,老君下降,按行山岳。至华山,劫仙人成公兴令移居嵩山,仍赐以仙药。见《后魏书》。

图片 13

后魏明元神瑞二年乙卯,老君降于嵩山,授道士寇谦之《云中音诵新科之戒》。

生麻黄5克,制附子3克,细辛3克,紫肉桂3克,生、熟地各10克,连翘10克,川黄连6克,桑螵蛸10克,西洋参10克,覆盆子10克,生白芍10克,木通6克

太武太延元年乙酉,老君降于嵩山,命寇谦之授帝以太平真君之号,遂改元太平真君。并出《魏书》及《道释志》。

方中附子壮少阴之阳、温少阴之经,麻黄温通太阳之经,使少阴寒邪从太阳外出。细辛辛而能润,斡旋于附、麻之间。此三味是主药,温经而使阳回,邪外出而真阳不损。

武帝太昌元年壬子,遣散骑常侍饶杰、侍御史那邓亮重修亳州老君庙。见《激乡记》。

桑螵蛸、覆盆子补肾缩尿、摄固膀胱以保津液。生熟地复肾阴而达“阴中求阳”之效。西洋参扶正气、生津液、除烦渴、降虚火。紫肉桂补肾阳,守而不走,引火归源,治口舌生疮之本。此六味为辅药。

隋文帝明皇六年丙午,诏亳州刺史杨元冑重修老君庙宇,劫内侍舍人薛道衡撰碑及《祠庭颂》。见(隋书》。

生白芍酸敛益阴,助熟地生精复阴,柔肝以防肝之动。川黄连、连翘清心解毒,治口舌生疮之标。此三味为佐药。

炀帝大业十三年丁丑,老君降终南山,语山人李淳风以唐公受命之符。出《金锁流珠》。

木通导心热下行而不伤阴,治口舌生疮之标邪。

唐高祖武德二年己卯,老君降于羊角山,语吉善行令奏闻云:唐得圣治,社稷久长。出《唐书》。五年壬午,老君再降于庙所,告以破贼之期。出《唐书》。

患者服1剂,升压药即减少一半;服3剂后用很少升压药,每1000毫升液体中仅用2支多巴胺、2支阿拉明,滴速15滴/分;
6剂后病痊愈。

太宗真观元年丁亥七月丙午,劝修亳州老君庙,给户二十以供洒扫。出《通志》。

此治验案例,也体现了“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的精神。

高宗龙朔二年壬戌,帝幸洛阳宫,建清庙于北郁山以祠老君,设醮庆赞。老君降于殿上,二真人夹侍,光曜阶坛,众咸瞻仰。宫闱令权大力等列状奏闻,诏依所
见图写为瑞像。见《洛州录事》、杨濩师奏状。乾封元年丙寅,帝封岱岳,驾至亳,谒老君,御制册文,上尊号曰太上玄元皇帝,圣母为先天大后。出《唐书》。仪凤二年戊寅,劫建醮于洛阳清庙,老君降于坛上,祥光照映,乘白马履坛,石皆有迩。众所瞻仰,即以奏闻。贺表有云:金相玉毫,彩夺夜明之景。白驹丹鬣,迩流天驷之庭。见朝散大夫孙瑞奏表。

我们学中医分析处方,要着重于内在的联系、组织。药方的差别,疗效的好坏,办法的多少,就在于运用中医理论是否熟练。

玄宗开元三年乙卯,束封岱岳,回谒亳州老君庙,亲书《道德》二经,俾刻诸石。以老君降诞日为玄元节,御制赞文,书于宝帐额上。见《实录》。开元二十九
年辛巳闰四月,帝梦老君告云:吾有像在京城西南。上遣使求之,果得老君玉像,迎至兴庆宫,命画真容,分置诸州开元观。出《通鉴》。天宝元年壬午,老君降于丹凤门外,语田同秀日:我昔将入流沙,藏一金匮灵符在尹喜旧宅、可奏帝取之。帝遣使求得之于函谷关故墟。出《唐书》。天宝二年癸未正月,上老君尊号日太圣祖玄元皇帝。九月制改谯郡紫极宫为太清宫,此太清宫得名之始也。见《唐书》。十二月,帝幸华清宫,老君降于朝元阁上,遂改朝元阁为降圣阁。见《唐史》。天宝七载戊子,上老君尊号日圣祖大道玄元皇帝。九载庚寅,老君降于太白山,语山人主玄翼以宝仙洞有妙宝真符,上命刑部尚书王捶等往求,果得之。十三载甲午二月癸酉,帝朝献太清宫,加上老君尊号日太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十五载丙申,老君见于汉中郡黑水之侧,帝命刻石像于所见之处。老君又乘白鹿降于利
州益昌岭上,示收禄山之兆,诏于所见之处立自然观。并出《唐书》。

阳中求阴,阴中求阳,是《内经》阴阳学说和治则的具体运用,是补法中补阴、补阳法的深入与发展。

肃宗至德二载丁酉,老君降于通化郡云龙岩,自地接天,仪像炳然。诏图其本,明皇御制赞日:昼见殊相,浮空瑞色。道释人天,作礼瞻奉。申命藻绘,示诸郡国。见唐(太上高皇瑞像赞序》。

张景岳对《内经》是有功之臣,应学习他的精神,在继承发扬祖国医学的工作中做出贡献。

敬宗宝历二年丙辰,老君降于太清宫前御路。见柳公权书韦处厚所撰碑。

懿宗咸通十年己丑九月,徐州贼庞勋来寇亳,领其徒三千余人趁太清宫,欲据为营垒。时士庶数百余家在宫避难,咸见老君乘空而行,须臾黑雾昏噎,贼迷路,自相蹂践,勋亦溺水而死。见汴州节度李蔚奏状。

僖宗广明二年庚子七月,黄巢攻劫郡邑,将焚亳州太清宫,忽阴风四起,变暑为寒,贼众骇散,卒不能攻而去。见《唐书》。

宋太祖建隆元年庚申,遣使诣亳州太清宫致祭。

太宗淳化四年癸巳,遣内侍李守伦等下两浙选择良材,重修亳州太清宫,韶水部员外郎和蒙撰碑。

真宗咸平五年壬寅,遣内侍陈延庆增修亳州太清宫,仍给卫士。大中祥符五年壬子,遣三司使丁谓代谒。七年甲寅,驾幸亳州,谒太清宫,亲奉宝册,上尊号曰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已上并出(宋朝事实》。

哲宗绍圣五年戊寅,亳州刺史喻陆奏太清宫屡降瑞应,遂遣内侍苏珪就宫建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分,仍诏本路转运司,凡宫宇弊坏者,随即缮完。

徽宗崇宁元年壬午,诏翰林学士张商英撰《亳州太清宫碑记》,徽宗御篆额,贲于碑首。出《宋实录》。政和二年壬辰,老君乘白马,驾祥云,降于茅山玉晨观,授梁先生《加句天童护命经》。见《句曲志》。其余降见事边,记传不系时代者不述,与夫放光现瑞灵应等,事非化身下降者,亦不复载于谱也。

《太上老君年谱要略》竟。

图片 14

– The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